<pre id="hhfdf"></pre>

      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

              唐代詩人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(?--948年),本姓劉,鎮州(今河北正定)人,后為盧龍節度使趙德鈞養子。少美容貌,好書史。

              初仕后唐,尚后唐明宗興平公主,為汴州司馬,遷汝州刺史,歷河陽、宋州節度使;入為上將軍,充宣徽使,遷樞密使,鎮守徐州。長興三年,加同平章事,出為宣武、忠武兩鎮節度使。

              后晉天福元年,為契丹所獲,出任幽州節度使,遷樞密使,兼政事令。十二年,授中京留守、大丞相。天祿二年,卒。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詩詞作品
              趙延壽古籍名句
              人物生平
          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versionsofus.com]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,本姓劉,父劉邟,本蓨縣令。后梁時,滄州節度使劉守文攻陷蓨,延壽被其稗將趙德鈞俘獲,收為養子,改姓趙。仕后唐,娶后唐明宗女興天公主,為汴州司馬。明宗即位,授汝州刺史,歷河陽、宋州節度使。入為上將軍,充宣徽使,遷樞密使,兼鎮徐州。長興三年(932),以樞密使加同平章事。出為宣武、忠武兩鎮節度使。后晉天福元年(936),兵敗為契丹所獲,遂事契丹為幽州節度使。尋為樞密使,兼政事令。十二年,授中京留守、大丞相。契丹主死,下教于諸道,稱權知南朝軍國事。尋為永康王兀欲所囚。遼天祿二年,卒。延壽姿貌妍柔,幼習武略,時復以篇什為意。嘗在北庭賦《塞上》詩,當時“南人聞者,往往傳之”(《太平廣記·趙延壽》)。

              今存詩一首,見《全唐詩》卷七三七。生平事跡見《舊五代史》卷九八本傳 、《太平廣記》卷二、《資治通鑒》卷二七五至二八一、《十國春秋》卷五三《趙匡贊傳》附。

              早年升遷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,常山(今河北正定)人,原來姓劉,父親做過縣令,小時候,趙延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,但后來因為戰火燒到他的家鄉,父親的轄地被滄州節度使劉守文的部隊攻占,他和母親落入劉守文的屬將趙德鈞之手,小時候的趙延壽長得異常清秀,而且聰明伶俐,招人喜愛,有些武藝,又能做詩,他有兩句詩在當時被人們廣為流傳,就是“占得高原肥草地,夜深生火折林梢”。因此趙德鈞非常偏愛,將他收為養子,于是他便改姓為趙。

              在劉守文被劉守光打敗之后,趙德鈞也投降了劉守光,但他對劉守光的所做所為看不慣,覺得在他手下做事沒有什么前途,也看出劉守光是在走一條自取滅亡的路,于是就偷著跑了出來,歸附了李存勖。

              李存勖很器重他,讓他領兵一起參加了滅梁的戰爭,趙德鈞立下大功,被李存勖任命為北方重鎮幽州和滄州節度使。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跟隨養父長大,又被明宗李嗣源看上了,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,從此,趙延壽便開始飛黃騰達起來,官職一級級地向上躍升,一直到樞密使,并兼任徐州節度使。

              兵敗投敵

              趙德鈞因為養子的關系,也成了李嗣源器重的大臣之一。但趙德鈞還是有一些政績的,他駐守在幽州長達十幾年,將幽州治理得很有生機,為后唐有效地防御了契丹的攻擊。明宗對他很滿意,加封他為北平王。 到了后唐的末年,李從珂在皇帝之位,石敬瑭和他矛盾逐漸加深,最后石敬瑭為當北方的皇帝,勾結契丹向后唐宣戰。契丹軍隊和石敬瑭的部隊聯合將后唐的討伐軍圍困起來,統帥張敬達向朝廷頻頻求援,李從珂便派趙德鈞、范延光和符彥饒分兵三路火速增援張敬達,并命趙延壽隨后跟進配合。

              在增援張敬達的三路兵馬中,趙德鈞的戰斗力最強,但趙德鈞卻講起了條件,李從珂任命他統帥三路軍隊,他還不滿意,又得寸進尺地提出了很過分的要求,要李從珂任命他的養子趙延壽為鎮州節度使,而且要李從珂允許他的軍隊和范延光的混合,他的打算是吃掉這支部隊,擴大自己的勢力。

              趙德鈞這種小人行為讓李從珂勃然大怒,立即派人通知范延光小心防備趙德鈞,對趙德鈞讓趙延壽做鎮州節度使的無禮要求,李從珂不但沒有答應,還命令趙延壽馬上進兵增援前線。李從珂對大臣們說:“趙德鈞父子倆不思報國,反而在國難當頭之際強取官職,真是可恨!如果他們真能退敵立功,我甘心將帝位讓給他。他現在竟這樣目無君王,大膽要挾,到最后只會是犬兔一起完蛋!”

              見李從珂不吃他這一套,趙德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將目標投向了契丹,他給契丹王耶律德光送去大批財物,乞求耶律德光支持他做中原的皇帝,舍棄石敬瑭。但當時的耶律德光已經許諾了石敬瑭,因為他很眼饞石敬瑭答應給他的十六州。但看見趙德鈞送來的寶物珍玩,他又動了心,加上他也害怕趙德鈞截斷他回草原的退路,于是便猶豫起來,桑維翰得到消息,心急如焚,趕忙到耶律德光的大帳前勸說耶律德光遵守先前的諾言,又在大帳前哭訴了一天,使耶律德光下了決心支持石敬瑭,回絕了趙德鈞的使者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增援的部隊遲遲不到,結果貽誤了戰機,張敬達被屬將楊光遠殺死,然后楊光遠率領后唐的軍隊投降了契丹。此戰失敗,趙德鈞乘機要官和遲遲不進是主要的原因。但他也沒有得到任何好處,因為和后唐決裂,他連原來的屬地也失去了,只剩下手中的軍隊了。為了立足,他和趙延壽攻占了潞州,權做容身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但他的所作所為讓將士們很失望,不少將領領兵離他而去,小小的潞州也難以固守,趙德鈞父子無奈,只得投降了契丹,保條性命。

              趙德鈞父子被押赴北方草原,受到述律后的斥責羞辱,趙德鈞在一年后死在了那里,做了異鄉之鬼。和他的行為比較,趙德鈞之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,可以說是死得其所。

              效力契丹

              養父死了,但趙延壽卻被耶律德光重用,因為耶律德光想用漢人來統治中原,然后他再加以控制。趙延壽被任命為幽州節度使,加封燕王。從此趙延壽便充當了耶律德光進犯中原的急先鋒。

              在后晉末年,石重貴和契丹關系惡化,耶律德光屢次南下討伐這個不聽話的“孫子”,他讓趙延壽領兵開路,答應他在平定中原后立他為帝。趙延壽便像條忠實的狗一樣非常賣力。等到杜重威投降后,耶律德光對趙延壽說:“漢人士兵,都歸你統領,你親自去安撫安撫他們吧!”趙延壽領命去了,杜重威和李守貞等降將紛紛跪拜行禮,趙延壽似乎看到了自己做皇帝的樣子,但最終是竹藍打水一場空。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到了開封,見后晉的投降軍隊幾萬人都在陳橋一帶,他怕將來后晉將士兵變,就有了斬除后患的念頭。趙延壽聽說后不想失去以后可以利用的軍隊,趕忙去見耶律德光,問他:“陛下百戰之后才得到晉的國土,不知您是自己統轄呢,還是讓它將來被別人奪走?”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聽了不高興地說:“朕因為石重貴忘恩負義才發兵征討,前后五年的廝殺,幾乎耗盡國力,剛得到中原,怎么不想自己統轄?你有什么話就直說吧!”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說:“中原南邊和吳國相臨,西邊又和蜀接壤,邊境長達幾千里。不久之后陛下北歸,如果吳和蜀發兵中原,那這幾千里的邊界誰去為陛下守衛呢?如果不派兵把守,恐怕要被他人奪取。”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問道:“朕還沒有想到這些,那你說該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說:“臣知道契丹的兵馬善戰,但不習慣南方的暑熱氣候,所以不能讓他們去駐守西邊和南邊。我看不如把降卒全部改編,然后派他們到這些地區守衛。”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猶豫著說:“以前朕也曾想殺投降的士卒,但沒有執行,結果留下大患,現在又是這種情況,朕想除之以免后患。”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見耶律德光不聽,趕忙說出了具體辦法:“臣的意思不是讓降卒仍然駐守河南,可以將他們連同家屬遷往北方的朔州(今山西朔縣)、云州(今山西大同)和鎮州、定州,然后每年輪流戍守黃河沿岸,這樣便可免除后患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見趙延壽說的有理便同意了。不管趙延壽真實的動機如何,在客觀上他畢竟將幾萬降卒的生命保存下來,所以后來人說是趙延壽免掉了又一次長平慘禍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雖然答應了保留幾萬降卒的生命,但對當初答應讓趙延壽當中原皇帝的諾言卻不見兌現。趙延壽著急了,讓人對耶律德光說,他想當太子,以此提醒耶律德光。耶律德光卻說:”我對于燕王沒有什么舍不得送的,就是割我的皮肉也行,更何況是其他的事。但我聽說太子要由皇帝的兒子來做,燕王怎么能做呢?”(遼史記載趙延壽此時已為魏王)

              為了安慰這個賣力的趙延壽,耶律德光便讓人給他高官做,翰林院的人擬定了給趙延壽的一串官職,包括大丞相、錄尚書事、都督中外諸軍事、樞密使、燕王,耶律德光把錄尚書事和都督中外諸軍事兩個劃掉了,看來他還是不愿讓趙延壽職權太大,尤其是軍事大權。歷來的走狗們都很難得到主子的真正重用,最多是利用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客死異鄉

              耶律德光在中原稱帝建立大遼國后,也沒有坐多久,一是不習慣中原的氣候,但更主要的是中原軍民反抗激烈,耶律德光害怕回不了老家,于是派人留守開封后,便急忙北上了,未到老家,便一命歸西,回了另一個“老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見耶律德光走了,便趁機打著耶律德光的旗號,自任權知南朝軍國事,這個官職就是臨時的最高統帥。但被契丹新首領遼世宗耶律阮抓獲,將他像原來一樣押到草原,不同的是上次是他和父親,這次是他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或許是養父的召喚吧,趙延壽最后也死在了契丹。

      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      趙延壽簡介-趙延壽的詩詞名句

      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versionsofu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        当着群臣的面要皇后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hfdf"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