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hhfdf"></pre>

      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      亂山殘雪夜,孤燭異鄉人。

              唐代 / 崔涂
              古詩原文
        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        出自唐代崔涂的《除夜 / 巴山道中除夜書懷》

              迢遞三巴路,羈危萬里身。

              亂山殘雪夜,孤燭異鄉人。(異鄉人一作:異鄉春)

              漸與骨肉遠,轉于僮仆親。

              那堪正飄泊,明日歲華新。

              譯文翻譯
          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versionsofus.com]

              跋涉在道路崎嶇又遙遠的三巴路上,客居在萬里之外的危險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亂山上殘雪在黑夜里閃光,一支燭火陪伴著我這異鄉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因離親人越來越遠,反而與書童和仆人漸漸親近。

              真難以忍受在漂泊中度過除夕夜,到明天歲月更新就是新的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注釋解釋

              迢遞:遙遠貌。三巴:指巴郡、巴東、巴西,在今四川東部。

              羈危:在艱險中羈旅漂泊。

              “燭”:一作“獨”。人:一作“春”。

              轉于:反與。僮仆:隨行小奴。

              飄:一作“漂”。

              明日:指新年。歲華:歲月,年華。

              詩文賞析
          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          此詩寫除夕之夜旅居之感懷。崔涂曾長期流落于湘、蜀一帶,此詩為詩人客居四川時所作。此詩抒寫詩人避亂流離巴蜀,旅途之中適逢除夕之夜的慘淡心情。全詩核心是一個“悲”字。首聯即對,起句點地,次句點人,氣象闊大;頷聯寫除夕客居異地的孤獨;頸聯寫親眷遠離,僮仆成了至親,再烘托“獨”字;尾聯點出時逢除夕,更不堪漂泊。全詩流露出濃烈的離愁鄉思和對羈旅的厭倦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“迢遞三巴路,羈危萬里身”,寫離鄉的遙遠和旅途的艱辛:感嘆三巴道路的迢遠,感嘆與故鄉的萬里相隔。詩人只身流離萬里之外,舉目無可親之人,生活的艱辛,生命的危險,如影隨形地糾纏著他?!疤鲞f”“羈?!庇米志珶挾鴾蚀_,讓人頓感起筆之突兀。同時,“三巴路”“萬里身”又顯得氣象宏大,真可謂“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”,生動地反映出巴蜀的山川形勢。雖是深摯地抒發飄泊天涯的無限情懷,卻并不給人以蕭瑟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“亂山殘雪夜,孤燭異鄉春”,具體地描繪出了異鄉除夜的凄涼。住所外面,是覆蓋著殘雪的亂山;屋里,孤零零的一支蠟燭陪伴著詩人?!皝y山”、“殘雪”既是寫旅居的環境,也是在烘托詩人除夕之夜的紛亂、凄涼的心清。寫山用一“亂”字,展現其雜亂的形態,借以寫詩人諸事紛雜的心態;寫雪用一“殘”字,既扣住了時令,又寫出殘冬余寒未消,借以表現心境的凄冷。此二字皆詩人匠心運籌、刻意錘煉的筆墨?!肮聽T”二字也具有很強的表現力,往年過除夕,合家團聚,雖說生逢亂世,節日清貧,總還是快慰的;如今過除夕,卻是獨自一人處在異鄉,論相伴者,只有無言的蠟燭,而蠟燭又是孤獨一支,“孤燭”照孤客,孤客對“孤燭”,物態人情,相互映襯,有力地揭示出詩人孤苦的心境。此句與馬戴的《灞上秋居》“落葉他鄉樹,寒燈獨夜人”一句,可謂是異曲同工,同樣扣人心弦,讀來令人心碎。

              “漸與骨肉遠,轉于僮仆親”,真切地寫出了久別家鄉之人常有的親疏情感。文字雖直樸,道情卻非常細膩曲折。在家時,有骨肉相伴,自然感覺不到僮仆的可親之處;如今飄泊在外,遠離了親人,與骨肉遠隔,無法與親人們一同迎接新年,故而對于身邊朝夕相處的僮仆才倍感親近,同時也為除夕增添了一些歡樂。對僮仆感情的轉變,固然是好事,但這也暗中陳述詩人當時處境的寂寞孤獨和生活的拮據困窘。詩人用筆巧妙,明寫“情親”之樂,暗道羈旅之苦,于無字之處發出一片浩嘆。此聯語言質樸,感情細膩,與第二聯互相映襯,真摯感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堪正飄泊,明日歲華新”,歸結本題意旨,言不堪在這飄泊的生涯里過此除夕,想到明日又增一歲不禁愁苦萬分。所以,詩人寄希望于新年,祈禱不再漂泊流離,顯得順理成章,真切自然。這種結尾統攝了全篇的情感,把嘆羈旅、思故鄉、念骨肉、感孤獨諸多紛雜的心緒歸為“那堪”二字,以強化之,又用“明日歲華新”把這些思緒框定在“除夜”,意境鮮明,結構嚴謹。句中的“明日”緊扣題中的“除夜”二字,于篇末點題,強烈地表達了詩人不堪忍受的異鄉飄泊,希望早日結束羈旅生涯的愿望。離愁鄉思,發泄無余。

              全詩語言樸素,鉛華皆無,于平實之處涌動真情,意境蒼涼,語言工麗,感情真摯,刻細膩,情韻幽絕,感人至深?!皝y山”一聯堪稱佳句,令人回味無窮。

              崔《除夜有感》:“迢遞三巴路,羈危萬里身。亂山殘雪夜,孤燭異鄉春。漸與骨肉遠,轉于僮仆親。那堪正漂泊,明日歲華新?”讀之如涼雨凄風颯然而至,此所謂真詩,正不得以晚唐概薄之。按崔此詩尚勝戴叔倫作。戴之“一年將盡夜,萬里未歸人。寥落悲前事,支離笑此身,”已自慘然,此尤覺刻肌砭骨。崔長短律皆以一氣斡旋,有若口談,真得張水部之深者。如“并聞寒雨多因夜,不得鄉書又到秋”、“正逢搖落仍須別,不待登臨已合悲”,皆本色語佳者。至《春夕》一篇,又不待言。

              作者介紹

              崔涂 : 崔涂(854~?),字禮山,今浙江富春江一帶人。唐僖宗光啟四年(888)進士。終生飄泊,漫游巴蜀、吳楚、河南,秦隴等地,故其詩多以飄泊生活為題材,情調蒼涼?!度圃姟反嫫湓?卷。

              崔涂的名句
        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      亂山殘雪夜,孤燭異鄉人。-原文翻譯賞析-崔涂

      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versionsofu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        当着群臣的面要皇后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hfdf"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