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hhfdf"></pre>

      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      古風 其三十九

              唐代 / 李白
              古詩原文
        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        登高望四海,天地何漫漫。霜被群物秋,風飄大荒寒。

              榮華東流水,萬事皆波瀾。白日掩徂輝,浮云無定端。

              梧桐巢燕雀,枳棘棲鴛鸞。且復歸去來,劍歌行路難。

              譯文翻譯
          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versionsofus.com]

              我登上高處,望向四周,但見天地間茫茫無際一片,萬物被嚴霜覆蓋著,荒野里吹來一陣陣西風。我感慨人世間的榮華富貴,就像那一江東流水,無情的流逝;人間的諸事都像江水波瀾起伏不過在一瞬間。天上的浮云飄浮不定,掩蔽了太陽,掩蓋了它的光輝。普通的燕子和麻雀竟然在珍貴、罕見的梧桐樹上筑巢,反而高貴的鴛鴦棲息在多刺的枳棘里。我還是離開這里,回去隱逸吧!我邊走邊彈劍邊高歌《行路難》。

              注釋解釋

              ①徂(cú)暉:落日余暉。

              ②枳(zhǐ)棘:枝小刺多的灌木。

              ③鵷(yuān)鸞(luán):傳說中與鳳凰同類,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

              詩文賞析
          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          約當天寶三年之秋,李白被排擠出長安之后作了此詩。全詩感慨朝政昏暗,賢愚顛倒,世路艱難之情,表現了詩人老大無成,決心歸隱的憤懣。

              “登高望四海,天地何漫漫。”詩的開頭就以大氣包舉、氣吞六合之勢,不僅展現出宇宙的廣大無邊和詩人的博大胸懷,而且也隱寓著詩人政治上的高瞻遠矚和傲岸不屈的氣概,為下文抒發登高的所見所感,譏刺時政昏暗、賢愚顛倒等事伏根。

              “霜被群物秋,風飄大荒寒。”字面上寫登高所見的景象:嚴霜覆蓋著大地上的山川草木,萬物蕭瑟,秋風肅殺,遼闊的草原(大荒)籠罩著凜冽的寒風;實則象征著那種陰暗壓抑、充滿殺機的政治氣候,猶如嚴霜、秋風摧殘萬物之肅殺、冷酷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“榮華東流水,萬事皆波瀾。”這二句則由所見寫到所感。“榮華”、“萬事”,既承上文自然萬物的盛衰榮枯,也指由此而觸動的人生年華的盈虛消長,功名事業的進退窮通。李白當初奉詔入京,曾經抱著滿腔熱情和美好幻想,但李白最終不過是個文學侍臣而已,不但理想無法實現,甚至為近臣嫉妒而遭讒見疏,只好自求還山?;仡欓L安三年的遭遇,面對眼前的大荒流水,詩人不免喟然感慨:人生亦如自然萬物,榮華易逝,有如東流河水一去不反;萬事盛衰不一,有如波瀾之起伏無常。

              “白日掩徂輝,浮云無定端。”以落日的光輝(徂輝)為浮云所掩蔽,比喻玄宗為讒邪所惑。以喻人君晚節為奸臣蔽其明,猶白日將落為浮云掩其輝也。

              “梧桐巢燕雀,枳棘棲鴛鸞”,這兩句典出《莊子.秋水》:“夫鹓雛發于南海而飛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”陸德明注:“鹓雛,鸞鳳之屬也。”又《后漢書.仇覽傳》云:“枳棘非鸞鳳所棲。”詩人運用這個典故意謂枳棘(有棘刺的樹木)本是燕雀筑巢之所,現在卻委曲鸞鳳去棲息;而高大的梧桐本是鴛鸞所居,而今卻讓燕雀作巢占據。“鴛鴦”竟棲身于此,與得意的“燕雀”形成多么強烈的對比啊!以喻賢愚顛倒、是非不分,深刻地揭露了統治者親信奸佞,而壓抑賢才的罪惡。

              “且復歸去來,劍歌行路難。”詩人極欲改變這種對比,但無能為力,因而只有“且復歸去來,劍歌行路難”以示對社會不公的抗議了。“歸去來”指陶淵明的《歸去來辭》;“劍歌”,指孟嘗君食客馮歡因未被重用曾彈劍而歌意欲離去事(見《史記·孟嘗君列傳》)。它們已成為封建社會失意者的精神武器。這里詩人滿腔悲憤難平,發出的憤怒呼聲:吟唱《行路難》歌曲,借以抒發人生仕途坎坷艱難的悲憤。

              這首詩突出的特點是沉郁而又奔放的感情,隱微而又顯豁的比興。詩中描寫那風霜肅殺的寒氣,“浮云”、“徂輝”的昏暗,“燕雀”、“鴛鸞”的反常,無不籠罩著一種沉重郁結的壓抑;而那“登高”遠望的氣概,“漫漫”天地的胸懷,“流水”、“波瀾”的感喟,慷慨悲憤的“劍歌”,仍然掩蓋不住浪漫主義“詩仙”的一腔豪氣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此詩雖屬古風,然多用對句,如“霜波”與“風飄”而句,寫盡天地空間;“白日”與“浮云”而句,概括昏君奸佞;“梧桐”與“枳棘”而句構成賢愚對比。雖平仄不拘,而事類頗對;雖時用典故,卻信手拈來,自然無跡。凡此,皆有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的“不功而工”之妙。

              作者介紹
        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        李白 : 李白(701年-762年),字太白,號青蓮居士,唐朝浪漫主義詩人,被后人譽為“詩仙”。祖籍隴西成紀,出生于西域碎葉城,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。李白存世詩文千余篇,有《李太白集》...[詳細]

              李白的名句
        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      古風 其三十九古詩原文翻譯賞析-李白

      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versionsofu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        当着群臣的面要皇后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hfdf"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