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hhfdf"></pre>

      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      南宋末年有一無名氏女子留下一首絕命詞,震撼決絕,驚艷后世!

  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 古詩詞鑒賞大全 來源:網絡

              兩宋時期,出了不少有名的女詞人,比如李清照、朱淑真、嚴蕊、唐琬等等,其人其作,光華不為世俗和時間所掩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女詞人都用斐然的文采創作出經典又膾炙人口的詩詞,如同燦爛星河中的皎潔月華,令人難忘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有不少連名字都沒能留下的女詞人,而是冠以某某妻、某某女的稱呼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說的這個女子,后世人稱她為徐君寶妻。

              和淮上女、蔣興祖女一樣,徐君寶妻生活在戰爭年代。

              那樣兵荒馬亂、民不聊生,一場突如其來的災禍,就這樣打破了多少人安寧幸福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元軍的鐵騎南侵,帶來的戰爭、動亂,昔日繁華的市井巷陌,早已蕩然無存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沒有那些充斥著血腥的殘酷戰爭,她也一定如尋常閨閣女子一樣,眉、刺繡、灑掃,過著安穩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一場金戈鐵馬,踏碎一場與世無爭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這個王朝的命運,也是王朝之下蕓蕓眾生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  明朝學者陶宗儀早《輟耕錄》記載:

              “岳州徐君寶妻某氏,亦同時被擄來杭,居韓蘄王(韓世忠)府。自岳至杭,相從數千里,其主者數欲犯之,而終以計脫。蓋某氏有令姿,主者弗忍殺之也。一日主者怒甚,將即強焉。因告曰:‘俟妾祭謝先夫,然后乃為君婦不遲也。君奚怒哉!’主者喜諾。即嚴妝(盛妝)焚香,再拜默祝,南向飲泣,題《滿庭芳》詞一闋于壁上,已,投大池中以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南宋恭帝元年(1275年)四月,元將阿里海牙攻入湖南岳州。第二年二月,整個湖南淪陷。

              接著又是南宋京城臨安失守,兵荒馬亂之中,徐君寶的妻子某氏被擄,自岳州押解到杭州,拘留在南宋初年抗金名將韓世忠故居中。

              亂世刀槍之下,人人自危,一位貌美女子的命運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如幾百年前的才女蔡文姬一樣,被異族擄走,悲憤郁結,后來她在《悲憤詩》中寫——

              旦則號泣行,夜則悲吟坐。

              欲死不能得,欲生無一可。

              彼蒼者何辜,乃遭此厄禍。

              白日哀嚎,夜里悲泣,已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,問蒼天,悠悠蒼生又有何罪過?

              同樣的絕望和命運在百年后,又降臨在了許多人頭上。

              也許歷史的洪流向來如此無情,王朝更迭亦是無法逆轉的規律,可每每念及那些承受離亂之痛的無辜之人,心中不免有哀嘆之意。

              徐君寶妻其人,貌美多才,被元軍擄走,不可避免地遭到了元軍主將的覬覦,所幸,這個女子除了有姿色,還有膽識,有智慧。

              元將幾次想侵犯她,都被巧妙化解。

              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?身陷敵手、毫無反擊之力的女子,又能幸免多久?

              一次元將惱羞成怒,準備強行羞辱她,她卻表現得從容不迫。

              徐君寶妻巧言想先祭祀丈夫,再嫁與主人婦。待她換妝焚香,祭祀完畢,懷著必死的決心,將其血淚融于一首《滿庭芳》作詞于墻上,向南而拜,投水而亡。

              也許她早已為自己寫好了這樣的結局,所以才能如此決絕地了卻余生。

              三百年的清平歲月從此消散,繁華故國變作膻腥場,國破家亡,受人折辱,不堪忍受!

              滿庭芳·漢上繁華

              【宋】徐君寶妻

              漢上繁華,江南人物,尚遺宣政風流。

              綠窗朱戶,十里爛銀鉤。

              一旦刀兵齊舉,旌旗擁、百萬貔貅。

              長驅入,歌樓舞榭,風卷落花愁。

              清平三百載,典章文物,掃地俱休。

              幸此身未北,猶客南州。

              破鑒徐郎何在?空惆悵、相見無由。

              從今后,斷魂千里,夜夜岳陽樓。

              初讀這首詞,便被深深地震撼了。

              徐君寶妻受家國離亂,無限情緒傾瀉于詞句,有苦痛,有哀嘆,有怨恨。

              不僅自傷個人的遭遇,而且悲慨這三百年宋朝歷史文化的淪喪,其著眼之高遠,意境之雄厚,胸襟見識不得不嘆服。

              上闕寫國家繁榮昌盛之時,處處繁華,欣欣向榮,尚有北宋政和、宣和年間的風流氣魄,可以看出詞人是深深熱愛祖國的每寸山河,并且為之驕傲。

              千里長街,連云高樓,朱戶綠窗,簾鉤銀光燦燦。

              那些和平又美好的歲月如今看來彌足可貴,是詞人回憶中最美、最不舍的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元兵南犯,勢如洪水猛獸,將一切安詳和太平都粉碎了!

              百萬元兵長驅直入,野蠻的馬蹄踐踏了這些文明,“長驅入,歌樓舞榭,風卷落花愁”,他們如暴風驟雨般席卷而來,舞榭歌臺頃刻湮滅,那些無辜百姓,像是凋零在泥溝里的朵朵殘花。

              國家淪陷之景,觸目驚心,悲慨之深,加之自身被擄,除了國家破滅、文化俱毀的仇恨,還有自身被擄的屈辱。

              下闕又訴說了自己的遭遇,稱自己還勉強算得上“幸運”,沒有像皇帝那樣被押往北國,而是暫居杭州。

              “破鑒徐郎何在?”這里詞人借用南朝陳亡時徐德言與其妻樂昌公主破鏡離散的典故,同姓同命運,只是后來徐德言與公主破鏡重圓了,可她自己呢?

              生死茫茫,與丈夫怕是再無見面之期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一句更是悲憤激烈,“魂斷千里,夜夜岳陽樓。”

              詞人決意赴死,可她的魂魄要飛越千山萬水,與親人和故鄉一起,從容絕決的意味可見她的肝膽冰雪和寸寸柔腸!

              她愛自己、愛丈夫、愛國家,所以選擇這樣決絕的方式,她的愛國之心永遠明澈。

              1279年,宋朝軍隊與蒙古軍隊在崖山進行了大規模海戰,這一次失敗標志著南宋勢力的徹底滅亡,陸秀夫背著少帝趙昺投海自盡,許多忠臣追隨其后,十萬軍民跳海殉國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和她一樣,都是歷史中的一粒塵埃,沒有姓名,沒有生平,而我相信歷史卻會銘記他們的熱血、忠心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片土地上,仍有當年的風流。

              關鍵詞:古詩詞

      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      南宋末年有一無名氏女子留下一首絕命詞,震撼決絕,驚艷后世!

      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versionsofu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        当着群臣的面要皇后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hfdf"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