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h1hh1"><progress id="h1hh1"></progress></del>

        <pre id="h1hh1"><ruby id="h1hh1"><b id="h1hh1"></b></ruby></pre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h1hh1"><pre id="h1hh1"><ruby id="h1hh1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<output id="h1hh1"><ruby id="h1hh1"><mark id="h1hh1"></mark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唐伯虎為了50兩銀子,寫下兩副關于廁所的對聯,不料成千古名對

        作者:佚名 國學知識 來源:網絡

        李白曾有詩云:“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。”

        在古代,一個讀書人最重要的就是風骨氣節,說白了,就是臉面,正所謂:“餓死事小,失節事大。”

        所以如李白、蘇軾等文人,那都是恃才傲物,不肯輕易向世俗的榮華富貴低頭,都是希望自己靠著真才實學,堂堂正正地拿一個封侯拜相、封妻蔭子。

        但是又有言:“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頭。”當一個有傲骨的文人,太難了,太容易得罪人了,并不是每個讀書文人都能如同青蓮劍仙一般灑脫自然,很多時候,一文錢就足以壓倒文人的傲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NO.01

        才子解元

        話說大明成化六年,蘇州府內一位神童誕生了,他便是后世鼎鼎有名的大才子,唐寅唐伯虎。

        唐伯虎的父親唐廣德,乃是當地的一名富商,家中也算是小有家資,故而對唐伯虎的教育,家里也是毫不吝嗇,再加上唐伯虎自幼便天資聰穎,天賦極高,有過目不忘之能,很快便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神童。

        成化二十一年,十五歲的唐伯虎參加了蘇州府府學的“招生考試”,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蘇州府學學習,后來他的好友祝允明給他寫的墓志銘里,便有這么一句:

        “童髫中科第一,四海驚稱之。”

        可見唐伯虎的天賦才學,在當時都堪稱令人驚嘆。

        天分如此高的唐伯虎,心中也生出了一股屬于年輕人的傲氣,他覺得自己乃是上天眷顧,何必要和那些“笨鳥”一樣勤能補拙呢,此時的唐伯虎便有一些放浪之意。

        弘治七年,唐伯虎的父親去世了,彌留之際,唐廣德拉著唐伯虎的手,留下了遺言,希望他能好好讀書,考取功名,有個一官半職,好光耀唐家門楣。

        然而厄運還不僅僅只是唐廣德去世,在兩年之內,唐伯虎的母親、他娶的第一任妻子徐氏、還有他的長子,以及他的妹妹,全部故去了,并且由于沒有了唐廣德的操持,唐家的生意也逐漸衰弱,可以說是家道中落。

        就此,唐伯虎經歷了人生中的大低谷,他的好友祝枝山前來勸慰他,不要忘記了唐廣德的遺愿。

        于是唐伯虎就此閉門謝客,發憤圖強,準備科考。

        弘治十年,唐伯虎和好友張靈一起去參加科考的錄科考試。

        此時唐伯虎已經過了他父親的守喪期,再加上這三年苦學,他對于考取功名早已是胸有成竹,更加和張靈在考試完后,覺得萬無一失,不由便得意忘形。

        二人一起到了酒肆之中推杯換盞,狂飲了一番,在喝完酒之后,更是尋了一處“紅燈人家”,找來青樓歌妓。

        當時主持錄科考試的是提學御史方志,他聽聞唐伯虎和張靈的事情之后勃然大怒。

        方志是個老學究,自己門下絕對不允許出現這種放蕩不羈的人,而且唐伯虎父親的守喪期過了,他母親的守喪期可還沒過,于是大筆一劃,直接把唐伯虎的名字劃掉了。

        蘇州知府曹鳳,知道唐伯虎為人,他在蘇州府學中的才氣,也讓曹鳳非常愛惜,于是曹鳳親自出面向方志求情,方志這才將唐伯虎列為了“孫山之名”,也就是最后一名。

        一年之后,唐伯虎參加了鄉試,終于迎來了他人生中的“高光時刻”,他中了應天府的鄉試頭名,也就是解元。

        一時間,各路人馬紛紛向唐伯虎賀喜,不管認得不認得的,都想趕緊巴結上這位“明日之星”,唐伯虎在一片贊美聲之中洋洋得意,覺得也算不負父親遺愿了,但殊不知,他更大的厄運就要來了。

        NO.02

        驚天冤案

         

        弘治十二年,京城舉行了三年一次的禮部試,也就是春闈,各省舉人皆去應考,身為一地解元的唐伯虎自然也沒有缺席。

        他從蘇州出發,前往北京,路上遇到了江陰舉子徐經。

        徐經也是一位有名的才子,他的曾孫便是后世有名的徐霞客。

        此刻二人在路中相識,以文會友之下惺惺相惜、一見如故,徐經便要請唐伯虎一同前行,唐伯虎欣然答應。

        二人到了北京城之后,打聽到了此次春闈的主考官有兩位,一是禮部右侍郎程敏政,一是禮部尚書李東陽。

        徐經聽了,便拉著唐伯虎前去拜訪程敏政,程敏政聽是徐經和唐伯虎來拜訪,心中也是高興,便接見了二人。

        原來唐伯虎高中解元的那篇文章,程敏政曾經看過,也感覺唐伯虎身負奇才。

        在這次見面中,徐經家境富足,出手大方,便向程敏政送了一份禮物。

        作為見面禮,唐伯虎眼見機不可失,便也取出來了一枚金幣,請程敏政替他評判修改一下寫過的文章。

        程敏政心中愛惜這二人才學,便也答應了,收下了禮品和金幣。

        二人出門后心中高興,都覺得“這次穩了”,得意之下,也不復習了,直接流連于京城之中的歌樓酒肆,數日中也有多次尋花問柳,喝高了的時候,也會縱馬過街,顯然是已經提前體驗了一把“春風得意馬蹄急”。

        這一切也都被其他的舉子看在眼里,一番比較之下,其他的舉子心中失衡,憑什么你二人能夠過得如此瀟灑,難道就是因為你們拜會了程敏政嗎?難道程敏政給你們透題了嗎?

        就這樣,一場“春闈主考程敏政鬻題”的流言,便在京城中流傳開來,春闈會試有三場考試,前兩場剛剛考完,這流言蜚語便傳的滿城皆知了,朝中諫官華昶以此為由,彈劾程敏政科舉賣題。

       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,而諫官彈劾官員更是不需要證據的,有彈劾就必須查。

        當弘治皇帝朱祐樘得知此事之后,拍案大怒,立刻停了程敏政的一切工作,將他帶走“配合調查”,而此案中的“冤大頭”徐經和唐伯虎,也以涉嫌科考舞弊,被關了起來。

        然而經過一番審查之后,程敏政所改的卷子里,并沒有徐經和唐伯虎的卷子,這二人的卷子文章也不像提前知道題目的樣子,也就是說程敏政并沒有給徐經和唐伯虎開后門,這是一起誣告。

        諫官華昶見狀,卻是慌了神,這起案子是誣告,那自己不就成了栽贓陷害嗎?

        于是華昶又多方打聽,抓住了徐經和唐伯虎前去拜訪程敏政,并且送禮物程敏政還收了的事情不放,說他們就算沒有走后門,但這件事情說出去,也唯恐惹人非議,故而還是有罪。

        到了最后,這件事情把朱祐樘惹急了,也煩了,干脆大手一揮,全都給朕滾蛋吧!

        雖然“無查實據,但事出有因”,程敏政為官不謹,勒令“退休”;華昶誣告他人,降職外調;徐經唐寅,身為舉子,言行不端,革除士籍,發配為吏,終生不許參加科考,永不錄用。

        一起冤案,到了最后竟然是各打板子,被冤枉者不能得以沉冤昭雪,冤枉人者依舊為官。

        NO.03

       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

        唐伯虎被發配到浙江為小吏,這對他來說更是一種恥辱。

        因為自己已經不是士人了,這種情況下當一個小吏,自己這輩子幾乎也就走到了盡頭,何談不負父親遺愿,而且自己是真的冤枉啊。

        于是唐伯虎一怒之下沒有去上班,在回家之后,他娶的第二任妻子和他大吵一架,覺得唐伯虎窩囊,唐伯虎便也隨了她的愿,將她休了。

        從此之后,唐伯虎便在各地游歷,并且和他的弟弟唐申分了家。

        但分來的家產,哪夠唐伯虎日夜飲酒取樂的,很快唐伯虎便家徒四壁,只能靠著賣字為生,每天得來一些銀錢便去買酒,以此麻醉自己。

        這一日,蘇州下屬一個縣令興修宅院,在院子重新建好以后,縣令為了附庸風雅,在府中各處都布置了字畫,而這些字畫大多是買的唐伯虎的。

        看到昔日意氣風發的才子,如今為這區區幾十兩銀子發愁,縣令不免生出了一股“優越感”,你這輩子都進不了仕途了,可我好歹還是個縣太爺。

        最終,他一指家中茅廁:“我這里也想添一處對聯,還請唐才子不要推辭。”

        唐伯虎聽了之后一怔,哪有在廁所上寫對聯的?這縣令此舉很顯然就是在戲弄自己。

        見唐伯虎站著不動,縣令又是一抬手:“能給我寫上來一副對聯的話,我便給你五十兩銀子。”

        聽到這里,唐伯虎不由低下了頭,自己現在缺錢呀,自己的確可以扭頭就走,但明日的花銷又在何處呢?文人風骨抵不住腹中空空。

        最終唐伯虎答應了,他擺開筆墨紙硯,提筆寫下了一副對聯:

        “且看來客多情,甘解衣帶終不悔;莫道此物無用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”

        縣令見了之后哈哈大笑,為了顯示自己的大方,揮手就給了唐伯虎一百兩銀子。

        唐伯虎拿著錢,想從中找給縣令五十兩,說好多少錢,就是多少多少錢,這也是想給自己保留最后一些尊嚴。

        縣令見了卻是一搖頭:“這點小錢我還不放在眼里,給你了你就拿著吧。”

        唐伯虎聽了,卻是搖了搖頭,把錢一收道:“說好五十兩銀子一副對聯,既然如此,那我便再給您寫一副對聯吧。”

        說罷提筆揮毫,又是一副對聯:

        “天下英雄豪杰,到此俯首稱臣,世間貞烈女子,進來寬衣解裙。”

        縣令見狀更是樂不可支,一百兩銀子,讓唐伯虎給自己低頭兩次,這簡直太值了,而這兩幅對聯便也流傳了下來,后來人們一品味這對聯,都覺得寫的好,寫的妙,寫的絕,殊不知唐伯虎又哪里愿意寫這種對聯呢。

        唐伯虎拿著這一百兩銀子,心中不免萬分悲涼。

        自己若是家境還在,豈會在乎這一百兩銀子,自己若是沒有被人誣陷,早已高中,說不定就是這縣令的上司,他又豈敢如此對待自己,這俯首稱臣的英雄豪杰,不也就是在說自己嗎?自己難道一生就要如此了嗎?

        NO.04

        告辭心結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間轉瞬到了正德九年,在這一年,寧王朱宸濠向唐伯虎拋來橄欖枝,邀請他來寧王府內位列西席,也就是當寧王的“家庭教師”,并且希望唐伯虎兼任自己的幕僚,在處理軍政要事時,能鼎力相助,一起做一番大事。

        唐伯虎聽了之后,覺得自己轉運的機會來了,老天爺還是眷顧自己的,自己要做一番大事。

        于是當年秋天,唐伯虎便一路到了寧王府中,成為了他的智囊。

        但是不過幾個月,唐伯虎便發現寧王要做的大事竟然是造反!

        頓時唐伯虎被嚇了一大跳,誰能想到寧王的膽子這么大,他有這么大的膽子敢玩,自己可沒這么大的膽子陪他玩。

        經過一番思索之后,唐伯虎心中有了計策,走路時故意一摔,再醒來時卻已經是一個瘋子了。

        完了,大才子唐伯虎被摔瘋了。

        寧王見了,心中不免起疑,但經過多次試探之后,唐伯虎都忍了下來,于是寧王卻信唐伯虎是真的瘋了,便派人把他送回了家。

        從此之后,唐伯虎算是對仕途徹底沒有了心思,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不適合做官了,正好便專心縱情山水酒色,當了一個真正的世外才子,也算是用一種逃避的方式,解開了自己的心結。

        嘉靖二年,五十四歲的唐伯虎編撰完了一部《詩翰冊》,又過了幾個月,便因病去世,與世長辭。

        唐伯虎的一生,可以說是造化弄人。

        老天給了他過人的天賦,卻同時又給了他可惜的命運,唐伯虎可以身懷傲氣,也會為百兩銀子而彎腰,文人的風骨和窘迫,在他身上都能看見。

        但也許到了最終,唐伯虎的選擇才是他真正所喜歡的,誰說縱情山水之間,就一定不如高居廟堂之上呢,就像他后來所寫的詩一般:

        “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;不見五陵豪杰墓,無花無酒鋤作田。”

        關鍵詞:國學智慧

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唐伯虎為了50兩銀子,寫下兩副關于廁所的對聯,不料成千古名對

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versionsofu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